白完

    关键字搜索
请选择:
关键字:
   当前位置: 首页 >> 职工艺苑 >> 正文
  • 白完
  • 职工艺苑

暮色中的陕北

作者:白瑾 来源:黄延分公司 时间:2020-12-29: 12:26  

  陕北的黄土高坡,随便的一个山乡角隅,都会在风沙侵蚀后遗留下沟沟坎坎,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你我,总是魂牵梦绕的故里。
  日头开始西沉,但尚剩余晖的时候,一个人走在某个乡村的小路上,半山腰上的孔孔窑洞,随意的游在眼前;弯弯曲曲的阡陌,纵横交错,向四面八方铺展开;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逸。田野一片阒然,去掉了白日里的闹意,那午间荡起而此刻沉落的黄土味儿喷在脸上,倍感亲切。就在这一片无边的浑元里,漫天扯起一幅巨大的山水写意,简单的布局、平实的色彩、抢眼的线条、略显苍茫的意境,都不知不觉中直逼到人的心坎里去了……这色调非大手笔不能为,这气氛也绝非是闹市的喧嚣所能比拟的;这是在生命不断变迁中产生出的活力,这是于冷清灰暗中焕发出的热潮,它能让人的心脾都为之翻滚。
  时辰一刻刻推移,天色渐渐暗淡下来,山那边刮过的野风迎面而来,整个村庄就横在眼前。驻足静观,前头,后头,总有些或团或点的东西,黑黑地矗立在那儿,任你怎样拨弄,还是浓的化不开。原来,团的是三五户院落,而那漆黑的一点,便是株老槐了。
  在梦中常念的地方,稀稀落落的几十户人家,盘着山腰随遇而安,门前一串串火红的辣椒,似节日里的灯笼,大有点缀这小村之秋的意思。而好长一路白杨沿溪直下,将窑洞和那蜿蜒的山路都笼进了一片浩野之中,更给人留下无尽的余味。
  暮色里升起的炊烟,给风一吹,雾一样弥漫在广袤的天地间,使人如临仙境,同时也平添了几分安适......正当要沉浸于此时,远处山头响起高亢的歌声,

  “风吹芦草忽闪闪,想哥想到心尖尖。
  石狮狮张嘴不说话,想哥想到直哭下!”
  尾音拉得很长,很远,一波三折,缠绵柔和而又略带嘶哑,犹如陕北的风,即使再微弱,也总会有几粒小沙石伴随其中。爱情经由原汁原味的陕北方言道出,如此真切,如此强烈!就像初入红尘的天使冰清玉洁,未曾受到一丁点尘埃的沾染。再待听时,却又全然没了声音,就像飞鸿掠过,已然遁的全无踪迹可循。陕北人民用一贯高亢悠扬的声音“拦羊嗓子回牛腔”,歌颂着朴实的一辈又一辈。
  你听,劳累了一天的人们仍趁着暮色噗啦噗啦的剥着玉米,好像在弹奏他们心中的喜悦之歌;这种喜悦是在黄土地上默默耕耘的人们所独有的。他们顺自然而生,依山河而长,谈不上多情善感却纯朴憨厚,从自己的汗水中榨出生活所不可缺少的一切,给这片旷达而又浩然的黄土增添了无限的生机,使得这块土地不因贫瘠而荒凉,不因色彩的单调而使人寂寞。连天地间的一滴水、一粒沙都被赋予伟大的灵气,去抚摸每一条阴川,去唤醒每一道山坡。
  陕北的黄土地啊,不论我漂泊何处,你始终是我心中的宫殿,永不丢弃!

  •  
  •